王大鹏:仍留一箭射天山

作者:于晓波

发布时间:2017-10-09 14:24

来源:大众日报

  “感觉还可以,打出了自己的水平。”
  9月30日下午,在我省代表团天津全运总结会上,我省射箭运动员王大鹏对自己的表现做了如上评价。
  三天三冠
  9月1日,王大鹏在射箭男子个人赛的决赛中,战胜山西选手任沿舟,获得金牌。
  9月2日,王大鹏和孟凡旭5:4险胜浙江队,联袂将这个项目历史上的首枚全运会金牌收入囊中。
  9月3日,王大鹏和队友在射箭男团决赛战胜浙江队,夺得金牌。
  三天三冠,我省射箭选手王大鹏带动山东军团争夺冠军奖牌的节奏,完全进入联合收割模式,并将射箭项目的五枚金牌中的四枚收入囊中。央视5台的解说员评论说:“山东是当之无愧的射箭第一大省。”
  决赛的每一箭,王大鹏都打得自信满满,没有给对手留下丝毫的机会。
  “处变不惊,还有一股不打最后一箭绝不服输的劲头。”省体育局局长李政在观赛时评价说。
  “一箭定乾坤。”事后,李政说,当时山东团正以微弱的优势领先。在场观战,盯着场上箭镞的去向,那个时刻真让人揪心呀!
  拉了两年弓
  选择射箭,是因为青岛市体校选材。
  当时,王大鹏是在六年级,就去体校学习射箭。是跟着张娟娟的启蒙教练曲月锋练。
  曲月锋回忆说,因为年纪太小,在起初近两年时间里,大鹏只能练习拉弓、跑步。
  王大鹏告诉记者,那是在2009年到2010年时候,整整拉了两年弓。
  王大鹏说,弓是36磅到40磅的。一天拉4到5个小时。一般在180到240次左右。
  一开始拉,真是没有意思。练下去,就感觉无聊,实在是不能拉了。
  后来,了解了这个项目,就开始喜欢了射箭。感到很有意思。
  不知不觉,就感觉自己与弓和箭靶不再是相对的事物,而是一个整体。
  王大鹏说,箭要射中目标,仅凭技术性的知识是不够的。在稳、瞄、撒三个环节,高手对决,必须要使“撒”的技巧升华,发自于无意识之中。
  经过了长达两年的自我遗忘般训练,感觉自己拉弓时,达到一种无意识的境界,自己和弓箭与箭靶,成为一体。
  自己射箭的表情,可能就是一种“童稚”的纯真状态。射道四诀,审毂匀轻,就是要求射者无喜无忧,心与物皆要符合中庸之道。
  王大鹏说,自己第一次射箭比赛,是30米,330分。
  一颗平常心
  有一颗感恩的心。王大鹏和靖相青教练一同领奖时有一个细节:王大鹏坚决让嘉宾先把金牌挂到教练脖子上。对此,王大鹏真诚地说:“因为不管是奥运、全运,我的教练都为我付出太多了,没有他的付出,就没有我的成绩。”
  儒家六艺,射居其一。古人说,射者,仁之道也。射以观德,说的是射箭的最高境界在于修养德行。
  王大鹏说,生活之“弓”远比比赛之“弓”有更大学问。自己的爱好有三种:射箭,玩游戏,听音乐。游戏最喜欢的是绝地逃生。有时间,还要多读读书。
  王大鹏才21岁,就具有超乎其年龄的沉稳。当他取得第三个冠军时,人们都为他欢呼雀跃。而王大鹏只是象征性举了举手中的弓,似乎是一个局外人一样,在庆祝别人的胜利。
  “因为,结果是我们赛前所想的,没有出乎意料之外。”面容上还有稚气,但举手投足间透露的则是一种超越自身年龄的成熟与自信。
  对此,王大鹏说,我的性格随父亲。这种性格长大以后就越来越明显。像这种冷静、果断,遇事不慌。
  “胜败是常事,输赢并不重要。要有一颗平常心,关键是从中学到什么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输是一件好事。没有输的感觉,就不可能体会到赢的珍贵。”王大鹏说。
  “运动员六七年才能达到的目标,他不到两年就完成了。”曲月锋说。“一般的选手都是在市队锻炼四五年去省队,在省队表现得好,被选入国家队,在国家队还需要至少两年的沉淀,才可能站到奥运会的舞台上。到那时候,运动员最小也要25岁,还有不少35岁,才能轮上去最高舞台亮亮相的。”
  一般运动员在站上奥运赛场前都会经历过全运赛场的磨炼,但去年已经参加过里约奥运会的王大鹏,这次却是第一次参加全运会。
  里约“苦菜花”
  王大鹏就像一支离弦的箭,嗖嗖地直向人生目标射击。
  在代表青岛市队夺取全省冠军后,王大鹏2014年就进入了山东省队。
  2015年3月,王大鹏在全国冠军赛上第一阶段排名第10,冠军赛获亚军,成功被国家队选走。
  2016年的3月,王大鹏奥运选拔赛第二第三阶段排名第一,成功晋级里约奥运。
  里约奥运,王大鹏是中国射箭队最年轻的男选手。止步团体第4。
  王大鹏说,因为年轻,在铜牌争夺战中,有两次机会没有把握好。主要原因是,期望太高了。达不到预期,就会失望。比赛,就不能想的太多。
  “能够站到那样的舞台上,本身就是一种磨炼和考验。”王大鹏说,“感觉全运赛场的压力跟那时没法比。”
  个人赛排名第19,团体赛获得第4。虽然成绩不是特别理想,但却收获颇丰:“奥运会的气氛和全运会完全不一样,参加过奥运会,再参加全运会,感觉比赛压力要小很多。”王大鹏说,“就是感觉奥运会都打过了,全运会的比赛不算啥了,我就是最强的!”
  偶像曾是张娟娟
  王大鹏说,一段时间,特别是2009年左右。师姐张娟娟是自己的偶像。崇拜得不行了。
  后来自己想通了:与其崇拜别人,不如自己达到。从此,感觉自己态度端正了,训练更加全神贯注,见到师姐时,是满满的敬重。
  安得弯弓似明月,快箭拂下西飞鹏。王大鹏在混团决赛中霸气尽显:“王之蔑视”的表情走红网络。王大鹏说,后来看到了自己这个表情。可以说,挺开心的。这是自己射箭专注的表情。一夜成为“网红”,对射箭推广有好处,有助于青少年参与其中。如果全国都知道,这是一件好事。让喜欢射箭的人更多。
  目标决定轨迹。奥运会和全运会的参赛经历,让王大鹏更加自信。
  开弓没有回头箭。王大鹏说,人生似箭。期待,东京奥运那一天。